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梦美丽中国梦有梦想有机会有奋斗有出彩

草木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唐·韩愈《晚春》

 
 
 

日志

 
 

全面深化改革的体制之困  

2014-07-30 07:2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化改革面临四大困境(2

--为国务院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负责起草了《商检法》草案,虽然国务院法制办牵头负责此事,全国人大作为立法机构讨论审查草案并批准成为法律,但由于专业、信息、时间、经费以及其他不足为人道的各方面原因,主管部门才是决定性因素几乎是毋庸置疑的,这已经注定了有关法律的先天不足,比如立法宗旨的宽泛、含糊其辞,为以后的行政扩权留出了充分空间;质检总局同时又是执法部门,因此可以在“依法行政”的旗号下,肆意扩充自己的权力,把市场机制能解决、企业自己能解决的一般质量问题,涵盖在“维护有关贸易各方的合法权益”“防止欺诈”等项下,纳入了法检范畴,成为了主管部门“依法行使”的权力,以至于我国约一半的进出口贸易必须进行法检,每年收费金额以百亿元计,滋养了一个庞大的食利群体;上述状况必然导致过度管制,进而导致对市场机制的破坏和企业利益的损害,产生官员腐败、市场抑制、活力下降、企业萎缩等等弊端,激发出改革的强烈要求,但改革方案的制定、改革力度的大小、改革进程的快慢,居然还是由问题本身的这个部门来主导?此次进出口商检的违法审查,并没有经过公开程序,没有征求有关企业的意见,也没有经过公开讨论乃至辩论,而是主要征求了国务院法制办和质检总局的意见;此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虽然国务院领导从去年到今年连续明确指示了两次,但改革方案研究制定还是只在行政系统内进行,并且毫无疑问还是质检总局主导,改什么、怎么改、改多少,路线图和时间表都掌握在主管部门手里。也即意味着,质检总局必须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勇于革自己的命、削自己的权,才能把进出口法检体制改体制之困在于自我改革的利益纠缠

深化改革面临四大困境(2) --体制之困在于自我改革的利益纠缠 马 宇 于是乎,通过前例我们就可看到,明明进出口法检制度设计有问题,深化改革必须进行重新设计和全面调整,却囿于现行法律规定,只能进行小打小闹的改革。这样的改革,何时是个尽头?李克强总理督促后的一个月,质检总局又发文取消了222个HS编码商品的出口法检,如今还剩2855个。如果下一次的法检商品目录减少还需要总理督促、国务院会议决定,那可真是深化改革的悲哀。但这又引出了本文讨论的另一个问题,即体制之困。如上所见,在本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中,作为国家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一身扮演多重角色:它是政府管理机构,是我国进出口商品检验的法定主管部门,依法行使国家管辖权管理权;它很大程度上又是法律法规的制定者,《商检法》是它主导制定的,实施条例基本就是它自己制定的(由国务院颁布),有关的实施细则更是自己部门内部就可以操作(如法检目录、检验内容、标准、合格评定程序等都是以质检总局令甚至文件、通知的形式来规定),也就是说,它依法行使的权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它自己授权,并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越是实质性权力授权层级越低;它又在某种意义上是个经营机构,同时拥有众多市场化收费的检验检疫及相关服务机构(包括协会、学会等所谓的行业组织),天然就有不断扩充权力、扩大业务范围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冲动。所以,其行为之怪异、矛盾、冲突就可想而知。但更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即使已经发现其中问题多多,必须进行深化改革,但改革的操刀者,却又是它自己!于是我们看到,作 

深化改革面临四大困境(2) --体制之困在于自我改革的利益纠缠 马 宇 于是乎,通过前例我们就可看到,明明进出口法检制度设计有问题,深化改革必须进行重新设计和全面调整,却囿于现行法律规定,只能进行小打小闹的改革。这样的改革,何时是个尽头?李克强总理督促后的一个月,质检总局又发文取消了222个HS编码商品的出口法检,如今还剩2855个。如果下一次的法检商品目录减少还需要总理督促、国务院会议决定,那可真是深化改革的悲哀。但这又引出了本文讨论的另一个问题,即体制之困。如上所见,在本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中,作为国家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一身扮演多重角色:它是政府管理机构,是我国进出口商品检验的法定主管部门,依法行使国家管辖权管理权;它很大程度上又是法律法规的制定者,《商检法》是它主导制定的,实施条例基本就是它自己制定的(由国务院颁布),有关的实施细则更是自己部门内部就可以操作(如法检目录、检验内容、标准、合格评定程序等都是以质检总局令甚至文件、通知的形式来规定),也就是说,它依法行使的权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它自己授权,并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越是实质性权力授权层级越低;它又在某种意义上是个经营机构,同时拥有众多市场化收费的检验检疫及相关服务机构(包括协会、学会等所谓的行业组织),天然就有不断扩充权力、扩大业务范围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冲动。所以,其行为之怪异、矛盾、冲突就可想而知。但更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即使已经发现其中问题多多,必须进行深化改革,但改革的操刀者,却又是它自己!于是我们看到,作马 宇

革搞好--可我们完全可以预期也能够理解,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样的改革其最终结果如何,大约在开始时就已经注定了。 所以,一年多来的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还是只在减少某些法检商品上打转转,成了典型的治标不治本,其他所谓的“法检目录管理方式改革”“整顿规范经营性服务和收费”“加强关检合作”“支持区域扩大开发”之类改革措施就很容易变成一种虚无缥缈的说辞--根上就是错的,后面再怎么完善也不过是略微减轻点危害而已。可若根据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来进行改革,则很可能导致主管部门权力的大幅度减少,甚至机构都要根本调整,不只是“断腕”的问题,甚至是“要命”的问题,它自己怎么下得了手? 与虎谋皮,从古至今,谁都知道不可能;但我们的某些改革,却正是在做“与虎谋皮”的蠢事,这是自欺,还是欺人? (2014年6月) 

 

于是乎,通过前例我们就可看到,明明进出口法检制度设计有问题,深化改革必须进行重新设计和全面调整,却囿于现行法律规定,只能进行小打小闹的改革。这样的改革,何时是个尽头?李克强总理督促后的一个月,质检总局又发文取消了222HS编码商品的出口法检,如今还剩2855个。如果下一次的法检商品目录减少还需要总理督促、国务院会议决定,那可真是深化改革的悲哀。

为国务院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负责起草了《商检法》草案,虽然国务院法制办牵头负责此事,全国人大作为立法机构讨论审查草案并批准成为法律,但由于专业、信息、时间、经费以及其他不足为人道的各方面原因,主管部门才是决定性因素几乎是毋庸置疑的,这已经注定了有关法律的先天不足,比如立法宗旨的宽泛、含糊其辞,为以后的行政扩权留出了充分空间;质检总局同时又是执法部门,因此可以在“依法行政”的旗号下,肆意扩充自己的权力,把市场机制能解决、企业自己能解决的一般质量问题,涵盖在“维护有关贸易各方的合法权益”“防止欺诈”等项下,纳入了法检范畴,成为了主管部门“依法行使”的权力,以至于我国约一半的进出口贸易必须进行法检,每年收费金额以百亿元计,滋养了一个庞大的食利群体;上述状况必然导致过度管制,进而导致对市场机制的破坏和企业利益的损害,产生官员腐败、市场抑制、活力下降、企业萎缩等等弊端,激发出改革的强烈要求,但改革方案的制定、改革力度的大小、改革进程的快慢,居然还是由问题本身的这个部门来主导?此次进出口商检的违法审查,并没有经过公开程序,没有征求有关企业的意见,也没有经过公开讨论乃至辩论,而是主要征求了国务院法制办和质检总局的意见;此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虽然国务院领导从去年到今年连续明确指示了两次,但改革方案研究制定还是只在行政系统内进行,并且毫无疑问还是质检总局主导,改什么、怎么改、改多少,路线图和时间表都掌握在主管部门手里。也即意味着,质检总局必须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勇于革自己的命、削自己的权,才能把进出口法检体制改但这又引出了本文讨论的另一个问题,即体制之困。

如上所见,在本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中, 深化改革面临四大困境(2) --体制之困在于自我改革的利益纠缠 马 宇 于是乎,通过前例我们就可看到,明明进出口法检制度设计有问题,深化改革必须进行重新设计和全面调整,却囿于现行法律规定,只能进行小打小闹的改革。这样的改革,何时是个尽头?李克强总理督促后的一个月,质检总局又发文取消了222个HS编码商品的出口法检,如今还剩2855个。如果下一次的法检商品目录减少还需要总理督促、国务院会议决定,那可真是深化改革的悲哀。但这又引出了本文讨论的另一个问题,即体制之困。如上所见,在本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中,作为国家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一身扮演多重角色:它是政府管理机构,是我国进出口商品检验的法定主管部门,依法行使国家管辖权管理权;它很大程度上又是法律法规的制定者,《商检法》是它主导制定的,实施条例基本就是它自己制定的(由国务院颁布),有关的实施细则更是自己部门内部就可以操作(如法检目录、检验内容、标准、合格评定程序等都是以质检总局令甚至文件、通知的形式来规定),也就是说,它依法行使的权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它自己授权,并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越是实质性权力授权层级越低;它又在某种意义上是个经营机构,同时拥有众多市场化收费的检验检疫及相关服务机构(包括协会、学会等所谓的行业组织),天然就有不断扩充权力、扩大业务范围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冲动。所以,其行为之怪异、矛盾、冲突就可想而知。但更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即使已经发现其中问题多多,必须进行深化改革,但改革的操刀者,却又是它自己!于是我们看到,作作为国家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一身扮演多重角色它是政府管理机构,是我国进出口商品检验的法定主管部门,依法行使国家管辖权/管理权; 深化改革面临四大困境(2) --体制之困在于自我改革的利益纠缠 马 宇 于是乎,通过前例我们就可看到,明明进出口法检制度设计有问题,深化改革必须进行重新设计和全面调整,却囿于现行法律规定,只能进行小打小闹的改革。这样的改革,何时是个尽头?李克强总理督促后的一个月,质检总局又发文取消了222个HS编码商品的出口法检,如今还剩2855个。如果下一次的法检商品目录减少还需要总理督促、国务院会议决定,那可真是深化改革的悲哀。但这又引出了本文讨论的另一个问题,即体制之困。如上所见,在本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中,作为国家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一身扮演多重角色:它是政府管理机构,是我国进出口商品检验的法定主管部门,依法行使国家管辖权管理权;它很大程度上又是法律法规的制定者,《商检法》是它主导制定的,实施条例基本就是它自己制定的(由国务院颁布),有关的实施细则更是自己部门内部就可以操作(如法检目录、检验内容、标准、合格评定程序等都是以质检总局令甚至文件、通知的形式来规定),也就是说,它依法行使的权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它自己授权,并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越是实质性权力授权层级越低;它又在某种意义上是个经营机构,同时拥有众多市场化收费的检验检疫及相关服务机构(包括协会、学会等所谓的行业组织),天然就有不断扩充权力、扩大业务范围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冲动。所以,其行为之怪异、矛盾、冲突就可想而知。但更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即使已经发现其中问题多多,必须进行深化改革,但改革的操刀者,却又是它自己!于是我们看到,作它很大程度上又是法律法规的制定者,《商检法》是它主导制定的,实施条例基本就是它自己制定的(由国务院颁布),有关的实施细则更是自己部门内部就可以操作(如法检目录、检验内容、标准、合格评定程序等都是以质检总局令甚至文件、通知的形式来规定),也就是说,它依法行使的权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它自己授权,并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越是实质性权力授权层级越低它又在某种意义上是个经营机构,同时拥有众多市场化收费的检验检疫及相关服务机构(包括协会、学会等所谓的行业组织),天然就有不断扩充权力、扩大业务范围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冲动。所以,其行为之怪异、矛盾、冲突就可想而知。但更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即使已经发现其中问题多多,必须进行深化改革,但 深化改革面临四大困境(2) --体制之困在于自我改革的利益纠缠 马 宇 于是乎,通过前例我们就可看到,明明进出口法检制度设计有问题,深化改革必须进行重新设计和全面调整,却囿于现行法律规定,只能进行小打小闹的改革。这样的改革,何时是个尽头?李克强总理督促后的一个月,质检总局又发文取消了222个HS编码商品的出口法检,如今还剩2855个。如果下一次的法检商品目录减少还需要总理督促、国务院会议决定,那可真是深化改革的悲哀。但这又引出了本文讨论的另一个问题,即体制之困。如上所见,在本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中,作为国家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一身扮演多重角色:它是政府管理机构,是我国进出口商品检验的法定主管部门,依法行使国家管辖权管理权;它很大程度上又是法律法规的制定者,《商检法》是它主导制定的,实施条例基本就是它自己制定的(由国务院颁布),有关的实施细则更是自己部门内部就可以操作(如法检目录、检验内容、标准、合格评定程序等都是以质检总局令甚至文件、通知的形式来规定),也就是说,它依法行使的权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它自己授权,并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越是实质性权力授权层级越低;它又在某种意义上是个经营机构,同时拥有众多市场化收费的检验检疫及相关服务机构(包括协会、学会等所谓的行业组织),天然就有不断扩充权力、扩大业务范围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冲动。所以,其行为之怪异、矛盾、冲突就可想而知。但更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即使已经发现其中问题多多,必须进行深化改革,但改革的操刀者,却又是它自己!于是我们看到,作改革的操刀者,却又是它自己

为国务院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负责起草了《商检法》草案,虽然国务院法制办牵头负责此事,全国人大作为立法机构讨论审查草案并批准成为法律,但由于专业、信息、时间、经费以及其他不足为人道的各方面原因,主管部门才是决定性因素几乎是毋庸置疑的,这已经注定了有关法律的先天不足,比如立法宗旨的宽泛、含糊其辞,为以后的行政扩权留出了充分空间;质检总局同时又是执法部门,因此可以在“依法行政”的旗号下,肆意扩充自己的权力,把市场机制能解决、企业自己能解决的一般质量问题,涵盖在“维护有关贸易各方的合法权益”“防止欺诈”等项下,纳入了法检范畴,成为了主管部门“依法行使”的权力,以至于我国约一半的进出口贸易必须进行法检,每年收费金额以百亿元计,滋养了一个庞大的食利群体;上述状况必然导致过度管制,进而导致对市场机制的破坏和企业利益的损害,产生官员腐败、市场抑制、活力下降、企业萎缩等等弊端,激发出改革的强烈要求,但改革方案的制定、改革力度的大小、改革进程的快慢,居然还是由问题本身的这个部门来主导?此次进出口商检的违法审查,并没有经过公开程序,没有征求有关企业的意见,也没有经过公开讨论乃至辩论,而是主要征求了国务院法制办和质检总局的意见;此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虽然国务院领导从去年到今年连续明确指示了两次,但改革方案研究制定还是只在行政系统内进行,并且毫无疑问还是质检总局主导,改什么、怎么改、改多少,路线图和时间表都掌握在主管部门手里。也即意味着,质检总局必须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勇于革自己的命、削自己的权,才能把进出口法检体制改 于是我们看到,作为国务院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负责起草了《商检法》草案,虽然国务院法制办牵头负责此事,全国人大作为立法机构讨论审查草案并批准成为法律,但由于专业、信息、时间、经费以及其他不足为人道的各方面原因,主管部门才是决定性因素几乎是毋庸置疑的,这已经注定了有关法律的先天不足,比如立法宗旨的宽泛、含糊其辞,为以后的行政扩权留出了充分空间;质检总局同时又是执法部门,因此可以在“依法行政”的旗号下,肆意扩充自己的权力,把市场机制能解决、企业自己能解决的一般质量问题,涵盖在“维护有关贸易各方的合法权益”“防止欺诈”等项下,纳入了法检范畴,成为了主管部门“依法行使”的权力,以至于我国约一半的进出口贸易必须进行法检,每年收费金额以百亿元计,滋养了一个庞大的食利群体;上述状况必然导致过度管制,进而导致对市场机制的破坏和企业利益的损害,产生官员腐败、市场抑制、活力下降、企业萎缩等等弊端,激发出改革的强烈要求,但改革方案的制定、改革力度的大小、改革进程的快慢,居然还是由问题本身的这个部门来主导?

革搞好--可我们完全可以预期也能够理解,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样的改革其最终结果如何,大约在开始时就已经注定了。 所以,一年多来的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还是只在减少某些法检商品上打转转,成了典型的治标不治本,其他所谓的“法检目录管理方式改革”“整顿规范经营性服务和收费”“加强关检合作”“支持区域扩大开发”之类改革措施就很容易变成一种虚无缥缈的说辞--根上就是错的,后面再怎么完善也不过是略微减轻点危害而已。可若根据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来进行改革,则很可能导致主管部门权力的大幅度减少,甚至机构都要根本调整,不只是“断腕”的问题,甚至是“要命”的问题,它自己怎么下得了手? 与虎谋皮,从古至今,谁都知道不可能;但我们的某些改革,却正是在做“与虎谋皮”的蠢事,这是自欺,还是欺人? (2014年6月)此次进出口商检的违法审查,并没有经过公开程序,没有征求有关企业的意见,也没有经过公开讨论乃至辩论,而是主要征求了国务院法制办和质检总局的意见;此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虽然国务院领导从去年到今年连续明确指示了两次,但为国务院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负责起草了《商检法》草案,虽然国务院法制办牵头负责此事,全国人大作为立法机构讨论审查草案并批准成为法律,但由于专业、信息、时间、经费以及其他不足为人道的各方面原因,主管部门才是决定性因素几乎是毋庸置疑的,这已经注定了有关法律的先天不足,比如立法宗旨的宽泛、含糊其辞,为以后的行政扩权留出了充分空间;质检总局同时又是执法部门,因此可以在“依法行政”的旗号下,肆意扩充自己的权力,把市场机制能解决、企业自己能解决的一般质量问题,涵盖在“维护有关贸易各方的合法权益”“防止欺诈”等项下,纳入了法检范畴,成为了主管部门“依法行使”的权力,以至于我国约一半的进出口贸易必须进行法检,每年收费金额以百亿元计,滋养了一个庞大的食利群体;上述状况必然导致过度管制,进而导致对市场机制的破坏和企业利益的损害,产生官员腐败、市场抑制、活力下降、企业萎缩等等弊端,激发出改革的强烈要求,但改革方案的制定、改革力度的大小、改革进程的快慢,居然还是由问题本身的这个部门来主导?此次进出口商检的违法审查,并没有经过公开程序,没有征求有关企业的意见,也没有经过公开讨论乃至辩论,而是主要征求了国务院法制办和质检总局的意见;此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虽然国务院领导从去年到今年连续明确指示了两次,但改革方案研究制定还是只在行政系统内进行,并且毫无疑问还是质检总局主导,改什么、怎么改、改多少,路线图和时间表都掌握在主管部门手里。也即意味着,质检总局必须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勇于革自己的命、削自己的权,才能把进出口法检体制改改革方案研究制定还是只在行政系统内进行,并且毫无疑问还是质检总局主导,改什么、怎么改、改多少,路线图和时间表都掌握在主管部门手里为国务院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负责起草了《商检法》草案,虽然国务院法制办牵头负责此事,全国人大作为立法机构讨论审查草案并批准成为法律,但由于专业、信息、时间、经费以及其他不足为人道的各方面原因,主管部门才是决定性因素几乎是毋庸置疑的,这已经注定了有关法律的先天不足,比如立法宗旨的宽泛、含糊其辞,为以后的行政扩权留出了充分空间;质检总局同时又是执法部门,因此可以在“依法行政”的旗号下,肆意扩充自己的权力,把市场机制能解决、企业自己能解决的一般质量问题,涵盖在“维护有关贸易各方的合法权益”“防止欺诈”等项下,纳入了法检范畴,成为了主管部门“依法行使”的权力,以至于我国约一半的进出口贸易必须进行法检,每年收费金额以百亿元计,滋养了一个庞大的食利群体;上述状况必然导致过度管制,进而导致对市场机制的破坏和企业利益的损害,产生官员腐败、市场抑制、活力下降、企业萎缩等等弊端,激发出改革的强烈要求,但改革方案的制定、改革力度的大小、改革进程的快慢,居然还是由问题本身的这个部门来主导?此次进出口商检的违法审查,并没有经过公开程序,没有征求有关企业的意见,也没有经过公开讨论乃至辩论,而是主要征求了国务院法制办和质检总局的意见;此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虽然国务院领导从去年到今年连续明确指示了两次,但改革方案研究制定还是只在行政系统内进行,并且毫无疑问还是质检总局主导,改什么、怎么改、改多少,路线图和时间表都掌握在主管部门手里。也即意味着,质检总局必须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勇于革自己的命、削自己的权,才能把进出口法检体制改也即意味着,质检总局必须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勇于革自己的命、削自己的权,才能把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搞好--可我们完全可以预期也能够理解,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深化改革面临四大困境(2) --体制之困在于自我改革的利益纠缠 马 宇 于是乎,通过前例我们就可看到,明明进出口法检制度设计有问题,深化改革必须进行重新设计和全面调整,却囿于现行法律规定,只能进行小打小闹的改革。这样的改革,何时是个尽头?李克强总理督促后的一个月,质检总局又发文取消了222个HS编码商品的出口法检,如今还剩2855个。如果下一次的法检商品目录减少还需要总理督促、国务院会议决定,那可真是深化改革的悲哀。但这又引出了本文讨论的另一个问题,即体制之困。如上所见,在本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中,作为国家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一身扮演多重角色:它是政府管理机构,是我国进出口商品检验的法定主管部门,依法行使国家管辖权管理权;它很大程度上又是法律法规的制定者,《商检法》是它主导制定的,实施条例基本就是它自己制定的(由国务院颁布),有关的实施细则更是自己部门内部就可以操作(如法检目录、检验内容、标准、合格评定程序等都是以质检总局令甚至文件、通知的形式来规定),也就是说,它依法行使的权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它自己授权,并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越是实质性权力授权层级越低;它又在某种意义上是个经营机构,同时拥有众多市场化收费的检验检疫及相关服务机构(包括协会、学会等所谓的行业组织),天然就有不断扩充权力、扩大业务范围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冲动。所以,其行为之怪异、矛盾、冲突就可想而知。但更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即使已经发现其中问题多多,必须进行深化改革,但改革的操刀者,却又是它自己!于是我们看到,作这样的改革其最终结果如何,大约在开始时就已经注定了

所以,一年多来的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还是只在减少某些法检商品上打转转,成了典型的治标不治本,其他所谓的“法检目录管理方式改革”“整顿规范经营性服务和收费”“加强关检合作”“支持区域扩大开发”之类改革措施就很容易变成一种虚无缥缈的说辞--为国务院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负责起草了《商检法》草案,虽然国务院法制办牵头负责此事,全国人大作为立法机构讨论审查草案并批准成为法律,但由于专业、信息、时间、经费以及其他不足为人道的各方面原因,主管部门才是决定性因素几乎是毋庸置疑的,这已经注定了有关法律的先天不足,比如立法宗旨的宽泛、含糊其辞,为以后的行政扩权留出了充分空间;质检总局同时又是执法部门,因此可以在“依法行政”的旗号下,肆意扩充自己的权力,把市场机制能解决、企业自己能解决的一般质量问题,涵盖在“维护有关贸易各方的合法权益”“防止欺诈”等项下,纳入了法检范畴,成为了主管部门“依法行使”的权力,以至于我国约一半的进出口贸易必须进行法检,每年收费金额以百亿元计,滋养了一个庞大的食利群体;上述状况必然导致过度管制,进而导致对市场机制的破坏和企业利益的损害,产生官员腐败、市场抑制、活力下降、企业萎缩等等弊端,激发出改革的强烈要求,但改革方案的制定、改革力度的大小、改革进程的快慢,居然还是由问题本身的这个部门来主导?此次进出口商检的违法审查,并没有经过公开程序,没有征求有关企业的意见,也没有经过公开讨论乃至辩论,而是主要征求了国务院法制办和质检总局的意见;此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虽然国务院领导从去年到今年连续明确指示了两次,但改革方案研究制定还是只在行政系统内进行,并且毫无疑问还是质检总局主导,改什么、怎么改、改多少,路线图和时间表都掌握在主管部门手里。也即意味着,质检总局必须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勇于革自己的命、削自己的权,才能把进出口法检体制改根上就是错的,后面再怎么完善也不过是略微减轻点危害而已。可若根据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来进行改革,则很可能导致主管部门权力的大幅度减少,甚至机构都要根本调整,不只是“断腕”的问题,甚至是“要命”的问题,它自己怎么下得了手?

与虎谋皮,从古至今,谁都知道不可能;但我们的某些改革,却正是在做“与虎谋皮”的蠢事,这是自欺,还是欺人?

 20146月)


来源  全面深化改革的体制之困_马宇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