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梦美丽中国梦有梦想有机会有奋斗有出彩

草木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唐·韩愈《晚春》

 
 
 

日志

 
 

市场之困源于资源配置主导权之争_马宇_新浪博客  

2014-07-30 07:2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化改革面临四大困境3

到的结果,也与我们最初的政策目标完全背离:一是加剧了市场动荡,二是阻碍了规模化养殖的发展。第一个问题很容易理解,政府介入以后,市场信号就混乱了,市场预期更加模糊不清,无论是规模化生产者还是散户都没法判断市场,不得不跟着政策走,但跟着政策走必然走入死胡同。第二问题略为复杂点,但也只是一层窗户纸。为什么我们一直鼓励规模化养殖,却至今成效不彰?正是政府的高度介入,搅乱了猪周期,使得这个市场的投资风险大大增加,才使得市场资本不敢大规模进入养猪这个领域!有个很有趣的例子:前几年媒体炒作高盛“大举进军”我国养猪业,投资几亿美元、收购若干养猪场等等,有人还把这事上升到了国家食品安全的角度,呼吁要制止高盛这一行动。实际上,略加分析就可看出其中的荒诞无稽:中国这样的养猪市场、这样的价格变化,外国金融资本怎么可能会投入进来?别说投资几亿美元,就是投资几十亿美元,也未见得能左右“猪周期”。变幻莫测的“猪周期”实际已经成为规模化资本进入的最大障碍。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原则是“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要“进一步改革价格形成机制”,可在具体操作中,到底是顺应这个要求在做呢,还是反其道而行之呢?搞“农产品目标价格制度”,搞“收储制度”,怎样做才是市场决定,怎样做才是政府主导,恐怕我们到现在也没搞明白。让“猪周期”变得稳定、可预测不是做不到,如政府不去干预市场,而把政策的着力点放在补贴低收入人群上,既解决社会保障问题又稳定市场消费预期,从而引导生产,但长期以来我们的政策着力点却一直放在生产者上,到底是为什么?这里面当然有管理理念问题,就是不相信市场机制作用,不相信市场能自我调节而达到合理均衡,所以政府汲汲于增加供给、平抑价格;同时也有路径依赖问题,各级农业管理部门,正好以调节“猪周期”为名申请财政补贴,“猪周期”的存在及不确定恰恰成了行政机构存在并介入的理由--当然,它的前提也是不信任市场。所以,本不复杂的猪周期,就搞成了这样的一笔糊涂帐。深化改革能打破这个“猪周期”吗?只要“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原则不能有效实施,这个糊涂的猪周期,恐怕还会继续下去。不客气地说,我--市场之困源于对市场根深蒂固的不信任

们还没有资格质疑市场!计划经济、政府干预,把中国经济搞得一团糟,是市场因素拯救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0多年的每一点进步,都能看到市场要素增加所释放的动力推动。只有在充分发挥市场力量、而市场力量又确有不达的情况下,才可以谈到行政力量介入的问题;我们的经济、社会主要矛盾,至今为止,还远远不是市场力量发挥过度、市场力量不能解决造成的,而恰恰是政府不信任市场、深度干预市场造成的。如医疗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等等,都是一方面引入市场因素,另一方面却又继续政府把控所有资源,造成了行政力量利用掌管的市场资源大肆寻租,市场力量只能苟延残喘或扭曲生存,却又承担了市场化失败的责任。在政府深度介入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的情况下,却又不断质疑、指责市场,不是很荒谬吗?其动机不是很可疑吗?而那些随声附和的经济学家乃至各色人等,假如不是利益缠身或习惯性追随,就是没有看明白其中玄机,民智未开罢了。骨子里不信任市场,却又把改革方向定为“使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或者理论上标榜“市场决定”,实际操作中却永远是“权力决定”,这个困局,如何能够破解? (2014年6月)

 

马 宇

深化改革面临四大困境3 --市场之困源于对市场根深蒂固的不信任 马 宇 法律、体制之外,市场往往又成为制约改革的一个主要理由,不外乎“市场也有它的局限,政府干预必不可少”之类说辞,致使政府一再插手市场,把市场扭曲了以后,再以矫正市场的名义继续介入市场,所以政府的手永远也抽不出来,这些领域的改革也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猪周期”就是一个典型例证。所谓“猪周期”,即猪肉价格周期性变化的怪圈,几乎算是我国特色的一种经济现象,30多年了都没能解决。无论是政府、专家还是生产者(养猪企业户)、消费者,实际大家都知道有个猪周期,但谁也说不明白这个猪周期,因为这个猪周期根本就是不可捉摸的。一个周期是3年还是5年?何时亏何时赚?只能事后总结无法事前预测--北京有个养了26年猪的资深从业者就说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猪周期了,原来还赔-平-赚-平-赔-赚……似乎有迹可寻,现在却更搞不清了。原因何在?笔者的看法是:行政干预搅乱了猪周期。这似乎无解:因为我国养猪的主导模式是散养,受市场波动影响很大,并且自身抗风险能力弱,所以政府觉得应该介入,既保证供应,又保护养猪户利益;但政府的介入,或许调节了供应,但同时又扭曲了供应,也扭曲了成本,导致亏损时候养猪户为了得到政府补贴而继续投入,最后再次供过于求;而这时政府政策却又减弱或退出(供应增加了,政府的财政负担也增加了,补贴政策撤出),导致供求急剧减少(隔一段时期就有杀母猪现象),供不应求、价格再次上升;而这时政府为了保证供应平抑物价又再次介入,下一个循环又开始了……市场因素和政策因素叠加在一起,谁还能够搞明白猪周期?我们知道,价格是最基本的市场信号,可以调整供需关系,进而引导资源配置。如果纯粹是市场化运行,市场变化就是有迹可寻的,投资者生产者就可以根据这个判断来决定投资和生产。但如果政府强力介入,通过补贴、价格控制、投资审批等手段进行所谓的“引导”“调节”,就在某种程度上扭曲了市场信号,干预了资源配置,使市场、投资者的判断无所适从。我们神秘莫测的猪周期,实际就是这么来的。行政干预,导致了我们最不希望见

 

们还没有资格质疑市场!计划经济、政府干预,把中国经济搞得一团糟,是市场因素拯救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0多年的每一点进步,都能看到市场要素增加所释放的动力推动。只有在充分发挥市场力量、而市场力量又确有不达的情况下,才可以谈到行政力量介入的问题;我们的经济、社会主要矛盾,至今为止,还远远不是市场力量发挥过度、市场力量不能解决造成的,而恰恰是政府不信任市场、深度干预市场造成的。如医疗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等等,都是一方面引入市场因素,另一方面却又继续政府把控所有资源,造成了行政力量利用掌管的市场资源大肆寻租,市场力量只能苟延残喘或扭曲生存,却又承担了市场化失败的责任。在政府深度介入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的情况下,却又不断质疑、指责市场,不是很荒谬吗?其动机不是很可疑吗?而那些随声附和的经济学家乃至各色人等,假如不是利益缠身或习惯性追随,就是没有看明白其中玄机,民智未开罢了。骨子里不信任市场,却又把改革方向定为“使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或者理论上标榜“市场决定”,实际操作中却永远是“权力决定”,这个困局,如何能够破解? (2014年6月) 

法律、体制之外,市场往往又成为制约改革的一个主要理由,不外乎“市场也有它的局限,政府干预必不可少”之类说辞,致使们还没有资格质疑市场!计划经济、政府干预,把中国经济搞得一团糟,是市场因素拯救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0多年的每一点进步,都能看到市场要素增加所释放的动力推动。只有在充分发挥市场力量、而市场力量又确有不达的情况下,才可以谈到行政力量介入的问题;我们的经济、社会主要矛盾,至今为止,还远远不是市场力量发挥过度、市场力量不能解决造成的,而恰恰是政府不信任市场、深度干预市场造成的。如医疗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等等,都是一方面引入市场因素,另一方面却又继续政府把控所有资源,造成了行政力量利用掌管的市场资源大肆寻租,市场力量只能苟延残喘或扭曲生存,却又承担了市场化失败的责任。在政府深度介入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的情况下,却又不断质疑、指责市场,不是很荒谬吗?其动机不是很可疑吗?而那些随声附和的经济学家乃至各色人等,假如不是利益缠身或习惯性追随,就是没有看明白其中玄机,民智未开罢了。骨子里不信任市场,却又把改革方向定为“使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或者理论上标榜“市场决定”,实际操作中却永远是“权力决定”,这个困局,如何能够破解? (2014年6月)政府一再插手市场,把市场扭曲了以后,再以矫正市场的名义继续介入市场,所以政府的手永远也抽不出来,这些领域的改革也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猪周期”就是一个典型例证。

们还没有资格质疑市场!计划经济、政府干预,把中国经济搞得一团糟,是市场因素拯救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0多年的每一点进步,都能看到市场要素增加所释放的动力推动。只有在充分发挥市场力量、而市场力量又确有不达的情况下,才可以谈到行政力量介入的问题;我们的经济、社会主要矛盾,至今为止,还远远不是市场力量发挥过度、市场力量不能解决造成的,而恰恰是政府不信任市场、深度干预市场造成的。如医疗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等等,都是一方面引入市场因素,另一方面却又继续政府把控所有资源,造成了行政力量利用掌管的市场资源大肆寻租,市场力量只能苟延残喘或扭曲生存,却又承担了市场化失败的责任。在政府深度介入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的情况下,却又不断质疑、指责市场,不是很荒谬吗?其动机不是很可疑吗?而那些随声附和的经济学家乃至各色人等,假如不是利益缠身或习惯性追随,就是没有看明白其中玄机,民智未开罢了。骨子里不信任市场,却又把改革方向定为“使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或者理论上标榜“市场决定”,实际操作中却永远是“权力决定”,这个困局,如何能够破解? (2014年6月)所谓“猪周期”,即猪肉价格周期性变化的怪圈,几乎算是我国特色的一种经济现象,30多年了都没能解决。无论是政府、专家还是生产者(养猪企业/户)、消费者,实际大家都知道有个猪周期,但谁也说不明白这个猪周期,因为这个猪周期根本就是不可捉摸的。一个周期是3年还是5年?何时亏何时赚?只能事后总结无法事前预测--北京有个养了们还没有资格质疑市场!计划经济、政府干预,把中国经济搞得一团糟,是市场因素拯救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0多年的每一点进步,都能看到市场要素增加所释放的动力推动。只有在充分发挥市场力量、而市场力量又确有不达的情况下,才可以谈到行政力量介入的问题;我们的经济、社会主要矛盾,至今为止,还远远不是市场力量发挥过度、市场力量不能解决造成的,而恰恰是政府不信任市场、深度干预市场造成的。如医疗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等等,都是一方面引入市场因素,另一方面却又继续政府把控所有资源,造成了行政力量利用掌管的市场资源大肆寻租,市场力量只能苟延残喘或扭曲生存,却又承担了市场化失败的责任。在政府深度介入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的情况下,却又不断质疑、指责市场,不是很荒谬吗?其动机不是很可疑吗?而那些随声附和的经济学家乃至各色人等,假如不是利益缠身或习惯性追随,就是没有看明白其中玄机,民智未开罢了。骨子里不信任市场,却又把改革方向定为“使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或者理论上标榜“市场决定”,实际操作中却永远是“权力决定”,这个困局,如何能够破解? (2014年6月)26年猪的资深从业者就说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猪周期了,原来还赔--们还没有资格质疑市场!计划经济、政府干预,把中国经济搞得一团糟,是市场因素拯救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0多年的每一点进步,都能看到市场要素增加所释放的动力推动。只有在充分发挥市场力量、而市场力量又确有不达的情况下,才可以谈到行政力量介入的问题;我们的经济、社会主要矛盾,至今为止,还远远不是市场力量发挥过度、市场力量不能解决造成的,而恰恰是政府不信任市场、深度干预市场造成的。如医疗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等等,都是一方面引入市场因素,另一方面却又继续政府把控所有资源,造成了行政力量利用掌管的市场资源大肆寻租,市场力量只能苟延残喘或扭曲生存,却又承担了市场化失败的责任。在政府深度介入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的情况下,却又不断质疑、指责市场,不是很荒谬吗?其动机不是很可疑吗?而那些随声附和的经济学家乃至各色人等,假如不是利益缠身或习惯性追随,就是没有看明白其中玄机,民智未开罢了。骨子里不信任市场,却又把改革方向定为“使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或者理论上标榜“市场决定”,实际操作中却永远是“权力决定”,这个困局,如何能够破解? (2014年6月)--- 深化改革面临四大困境3 --市场之困源于对市场根深蒂固的不信任 马 宇 法律、体制之外,市场往往又成为制约改革的一个主要理由,不外乎“市场也有它的局限,政府干预必不可少”之类说辞,致使政府一再插手市场,把市场扭曲了以后,再以矫正市场的名义继续介入市场,所以政府的手永远也抽不出来,这些领域的改革也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猪周期”就是一个典型例证。所谓“猪周期”,即猪肉价格周期性变化的怪圈,几乎算是我国特色的一种经济现象,30多年了都没能解决。无论是政府、专家还是生产者(养猪企业户)、消费者,实际大家都知道有个猪周期,但谁也说不明白这个猪周期,因为这个猪周期根本就是不可捉摸的。一个周期是3年还是5年?何时亏何时赚?只能事后总结无法事前预测--北京有个养了26年猪的资深从业者就说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猪周期了,原来还赔-平-赚-平-赔-赚……似乎有迹可寻,现在却更搞不清了。原因何在?笔者的看法是:行政干预搅乱了猪周期。这似乎无解:因为我国养猪的主导模式是散养,受市场波动影响很大,并且自身抗风险能力弱,所以政府觉得应该介入,既保证供应,又保护养猪户利益;但政府的介入,或许调节了供应,但同时又扭曲了供应,也扭曲了成本,导致亏损时候养猪户为了得到政府补贴而继续投入,最后再次供过于求;而这时政府政策却又减弱或退出(供应增加了,政府的财政负担也增加了,补贴政策撤出),导致供求急剧减少(隔一段时期就有杀母猪现象),供不应求、价格再次上升;而这时政府为了保证供应平抑物价又再次介入,下一个循环又开始了……市场因素和政策因素叠加在一起,谁还能够搞明白猪周期?我们知道,价格是最基本的市场信号,可以调整供需关系,进而引导资源配置。如果纯粹是市场化运行,市场变化就是有迹可寻的,投资者生产者就可以根据这个判断来决定投资和生产。但如果政府强力介入,通过补贴、价格控制、投资审批等手段进行所谓的“引导”“调节”,就在某种程度上扭曲了市场信号,干预了资源配置,使市场、投资者的判断无所适从。我们神秘莫测的猪周期,实际就是这么来的。行政干预,导致了我们最不希望见……似乎有迹可寻,现在却更搞不清了。

原因何在?笔者的看法是:行政干预搅乱了猪周期。

们还没有资格质疑市场!计划经济、政府干预,把中国经济搞得一团糟,是市场因素拯救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0多年的每一点进步,都能看到市场要素增加所释放的动力推动。只有在充分发挥市场力量、而市场力量又确有不达的情况下,才可以谈到行政力量介入的问题;我们的经济、社会主要矛盾,至今为止,还远远不是市场力量发挥过度、市场力量不能解决造成的,而恰恰是政府不信任市场、深度干预市场造成的。如医疗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等等,都是一方面引入市场因素,另一方面却又继续政府把控所有资源,造成了行政力量利用掌管的市场资源大肆寻租,市场力量只能苟延残喘或扭曲生存,却又承担了市场化失败的责任。在政府深度介入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的情况下,却又不断质疑、指责市场,不是很荒谬吗?其动机不是很可疑吗?而那些随声附和的经济学家乃至各色人等,假如不是利益缠身或习惯性追随,就是没有看明白其中玄机,民智未开罢了。骨子里不信任市场,却又把改革方向定为“使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或者理论上标榜“市场决定”,实际操作中却永远是“权力决定”,这个困局,如何能够破解? (2014年6月)

这似乎无解:因为我国养猪的主导模式是散养,受市场波动影响很大,并且自身抗风险能力弱,所以政府觉得应该介入,既保证供应,又保护养猪户利益;但政府的介入,或许调节了供应,但同时又扭曲了供应,也扭曲了成本,导致亏损时候养猪户为了得到政府补贴而继续投入,最后再次供过于求;而这时政府政策却又减弱或退出(供应增加了,政府的财政负担也增加了,补贴政策撤出),导致供求急剧减少(隔一段时期就有杀母猪现象),供不应求、价格再次上升;而这时政府为了保证供应平抑物价又再次介入,下一个循环又开始了……市场因素和政策因素叠加在一起,谁还能够搞明白猪周期?

我们知道,价格是最基本的市场信号,可以调整供需关系,进而引导资源配置。如果纯粹是市场化运行,市场变化就是有迹可寻的,投资者/生产者就可以根据这个判断来决定投资和生产。但如果政府强力介入,通过补贴、价格控制、投资审批等手段进行所谓的“引导”“调节”,就在某种程度上扭曲了市场信号,干预了资源配置,使市场、投资者的判断无所适从。我们神秘莫测的猪周期,实际就是这么来的。

们还没有资格质疑市场!计划经济、政府干预,把中国经济搞得一团糟,是市场因素拯救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0多年的每一点进步,都能看到市场要素增加所释放的动力推动。只有在充分发挥市场力量、而市场力量又确有不达的情况下,才可以谈到行政力量介入的问题;我们的经济、社会主要矛盾,至今为止,还远远不是市场力量发挥过度、市场力量不能解决造成的,而恰恰是政府不信任市场、深度干预市场造成的。如医疗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等等,都是一方面引入市场因素,另一方面却又继续政府把控所有资源,造成了行政力量利用掌管的市场资源大肆寻租,市场力量只能苟延残喘或扭曲生存,却又承担了市场化失败的责任。在政府深度介入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的情况下,却又不断质疑、指责市场,不是很荒谬吗?其动机不是很可疑吗?而那些随声附和的经济学家乃至各色人等,假如不是利益缠身或习惯性追随,就是没有看明白其中玄机,民智未开罢了。骨子里不信任市场,却又把改革方向定为“使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或者理论上标榜“市场决定”,实际操作中却永远是“权力决定”,这个困局,如何能够破解? (2014年6月)

行政干预,导致了我们最不希望见到的结果,也与我们最初的政策目标完全背离:一是加剧了市场动荡,二是阻碍了规模化养殖的发展。

到的结果,也与我们最初的政策目标完全背离:一是加剧了市场动荡,二是阻碍了规模化养殖的发展。第一个问题很容易理解,政府介入以后,市场信号就混乱了,市场预期更加模糊不清,无论是规模化生产者还是散户都没法判断市场,不得不跟着政策走,但跟着政策走必然走入死胡同。第二问题略为复杂点,但也只是一层窗户纸。为什么我们一直鼓励规模化养殖,却至今成效不彰?正是政府的高度介入,搅乱了猪周期,使得这个市场的投资风险大大增加,才使得市场资本不敢大规模进入养猪这个领域!有个很有趣的例子:前几年媒体炒作高盛“大举进军”我国养猪业,投资几亿美元、收购若干养猪场等等,有人还把这事上升到了国家食品安全的角度,呼吁要制止高盛这一行动。实际上,略加分析就可看出其中的荒诞无稽:中国这样的养猪市场、这样的价格变化,外国金融资本怎么可能会投入进来?别说投资几亿美元,就是投资几十亿美元,也未见得能左右“猪周期”。变幻莫测的“猪周期”实际已经成为规模化资本进入的最大障碍。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原则是“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要“进一步改革价格形成机制”,可在具体操作中,到底是顺应这个要求在做呢,还是反其道而行之呢?搞“农产品目标价格制度”,搞“收储制度”,怎样做才是市场决定,怎样做才是政府主导,恐怕我们到现在也没搞明白。让“猪周期”变得稳定、可预测不是做不到,如政府不去干预市场,而把政策的着力点放在补贴低收入人群上,既解决社会保障问题又稳定市场消费预期,从而引导生产,但长期以来我们的政策着力点却一直放在生产者上,到底是为什么?这里面当然有管理理念问题,就是不相信市场机制作用,不相信市场能自我调节而达到合理均衡,所以政府汲汲于增加供给、平抑价格;同时也有路径依赖问题,各级农业管理部门,正好以调节“猪周期”为名申请财政补贴,“猪周期”的存在及不确定恰恰成了行政机构存在并介入的理由--当然,它的前提也是不信任市场。所以,本不复杂的猪周期,就搞成了这样的一笔糊涂帐。深化改革能打破这个“猪周期”吗?只要“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原则不能有效实施,这个糊涂的猪周期,恐怕还会继续下去。不客气地说,我第一个问题很容易理解,政府介入以后,市场信号就混乱了,市场预期更加模糊不清,无论是规模化生产者还是散户都没法判断市场,不得不跟着政策走,但跟着政策走必然走入死胡同

第二问题略为复杂点,但也只是一层窗户纸。为什么我们一直鼓励规模化养殖,却至今成效不彰?正是政府的高度介入,搅乱了猪周期,使得这个市场的投资风险大大增加,才使得市场资本不敢大规模进入养猪这个领域!

有个很有趣的例子:前几年媒体炒作高盛“大举进军”我国养猪业,投资几亿美元、收购若干养猪场等等,有人还把这事上升到了国家食品安全的角度,呼吁要制止高盛这一行动。实际上,略加分析就可看出其中的荒诞无稽:中国这样的养猪市场、这样的价格变化,外国金融资本怎么可能会投入进来?别说投资几亿美元,就是投资几十亿美元,也未见得能左右“猪周期”。变幻莫测的“猪周期”实际已经成为规模化资本进入的最大障碍。

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原则是“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要“进一步改革价格形成机制”,可在具体操作中,到底是顺应这个要求在做呢,还是反其道而行之呢?搞“农产品目标价格制度”,搞“收储制度”,怎样做才是市场决定,怎样做才是政府主导,恐怕我们到现在也没搞明白。

让“猪周期”变得稳定、可预测不是做不到,如政府不去干预市场,而把政策的着力点放在补贴低收入人群上,既解决社会保障问题又稳定市场消费预期,从而引导生产,但长期以来我们的政策着力点却一直放在生产者上,到底是为什么?

到的结果,也与我们最初的政策目标完全背离:一是加剧了市场动荡,二是阻碍了规模化养殖的发展。第一个问题很容易理解,政府介入以后,市场信号就混乱了,市场预期更加模糊不清,无论是规模化生产者还是散户都没法判断市场,不得不跟着政策走,但跟着政策走必然走入死胡同。第二问题略为复杂点,但也只是一层窗户纸。为什么我们一直鼓励规模化养殖,却至今成效不彰?正是政府的高度介入,搅乱了猪周期,使得这个市场的投资风险大大增加,才使得市场资本不敢大规模进入养猪这个领域!有个很有趣的例子:前几年媒体炒作高盛“大举进军”我国养猪业,投资几亿美元、收购若干养猪场等等,有人还把这事上升到了国家食品安全的角度,呼吁要制止高盛这一行动。实际上,略加分析就可看出其中的荒诞无稽:中国这样的养猪市场、这样的价格变化,外国金融资本怎么可能会投入进来?别说投资几亿美元,就是投资几十亿美元,也未见得能左右“猪周期”。变幻莫测的“猪周期”实际已经成为规模化资本进入的最大障碍。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原则是“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要“进一步改革价格形成机制”,可在具体操作中,到底是顺应这个要求在做呢,还是反其道而行之呢?搞“农产品目标价格制度”,搞“收储制度”,怎样做才是市场决定,怎样做才是政府主导,恐怕我们到现在也没搞明白。让“猪周期”变得稳定、可预测不是做不到,如政府不去干预市场,而把政策的着力点放在补贴低收入人群上,既解决社会保障问题又稳定市场消费预期,从而引导生产,但长期以来我们的政策着力点却一直放在生产者上,到底是为什么?这里面当然有管理理念问题,就是不相信市场机制作用,不相信市场能自我调节而达到合理均衡,所以政府汲汲于增加供给、平抑价格;同时也有路径依赖问题,各级农业管理部门,正好以调节“猪周期”为名申请财政补贴,“猪周期”的存在及不确定恰恰成了行政机构存在并介入的理由--当然,它的前提也是不信任市场。所以,本不复杂的猪周期,就搞成了这样的一笔糊涂帐。深化改革能打破这个“猪周期”吗?只要“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原则不能有效实施,这个糊涂的猪周期,恐怕还会继续下去。不客气地说,我这里面当然有管理理念问题,就是不相信市场机制作用,不相信市场能自我调节而达到合理均衡,所以政府汲汲于增加供给、平抑价格;同时也有路径依赖问题,各级农业管理部门,正好以调节“猪周期”为名申请财政补贴,“猪周期”的存在及不确定恰恰成了行政机构存在并介入的理由们还没有资格质疑市场!计划经济、政府干预,把中国经济搞得一团糟,是市场因素拯救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0多年的每一点进步,都能看到市场要素增加所释放的动力推动。只有在充分发挥市场力量、而市场力量又确有不达的情况下,才可以谈到行政力量介入的问题;我们的经济、社会主要矛盾,至今为止,还远远不是市场力量发挥过度、市场力量不能解决造成的,而恰恰是政府不信任市场、深度干预市场造成的。如医疗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等等,都是一方面引入市场因素,另一方面却又继续政府把控所有资源,造成了行政力量利用掌管的市场资源大肆寻租,市场力量只能苟延残喘或扭曲生存,却又承担了市场化失败的责任。在政府深度介入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的情况下,却又不断质疑、指责市场,不是很荒谬吗?其动机不是很可疑吗?而那些随声附和的经济学家乃至各色人等,假如不是利益缠身或习惯性追随,就是没有看明白其中玄机,民智未开罢了。骨子里不信任市场,却又把改革方向定为“使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或者理论上标榜“市场决定”,实际操作中却永远是“权力决定”,这个困局,如何能够破解? (2014年6月)--当然,它的前提也是不信任市场。

深化改革面临四大困境3 --市场之困源于对市场根深蒂固的不信任 马 宇 法律、体制之外,市场往往又成为制约改革的一个主要理由,不外乎“市场也有它的局限,政府干预必不可少”之类说辞,致使政府一再插手市场,把市场扭曲了以后,再以矫正市场的名义继续介入市场,所以政府的手永远也抽不出来,这些领域的改革也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猪周期”就是一个典型例证。所谓“猪周期”,即猪肉价格周期性变化的怪圈,几乎算是我国特色的一种经济现象,30多年了都没能解决。无论是政府、专家还是生产者(养猪企业户)、消费者,实际大家都知道有个猪周期,但谁也说不明白这个猪周期,因为这个猪周期根本就是不可捉摸的。一个周期是3年还是5年?何时亏何时赚?只能事后总结无法事前预测--北京有个养了26年猪的资深从业者就说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猪周期了,原来还赔-平-赚-平-赔-赚……似乎有迹可寻,现在却更搞不清了。原因何在?笔者的看法是:行政干预搅乱了猪周期。这似乎无解:因为我国养猪的主导模式是散养,受市场波动影响很大,并且自身抗风险能力弱,所以政府觉得应该介入,既保证供应,又保护养猪户利益;但政府的介入,或许调节了供应,但同时又扭曲了供应,也扭曲了成本,导致亏损时候养猪户为了得到政府补贴而继续投入,最后再次供过于求;而这时政府政策却又减弱或退出(供应增加了,政府的财政负担也增加了,补贴政策撤出),导致供求急剧减少(隔一段时期就有杀母猪现象),供不应求、价格再次上升;而这时政府为了保证供应平抑物价又再次介入,下一个循环又开始了……市场因素和政策因素叠加在一起,谁还能够搞明白猪周期?我们知道,价格是最基本的市场信号,可以调整供需关系,进而引导资源配置。如果纯粹是市场化运行,市场变化就是有迹可寻的,投资者生产者就可以根据这个判断来决定投资和生产。但如果政府强力介入,通过补贴、价格控制、投资审批等手段进行所谓的“引导”“调节”,就在某种程度上扭曲了市场信号,干预了资源配置,使市场、投资者的判断无所适从。我们神秘莫测的猪周期,实际就是这么来的。行政干预,导致了我们最不希望见所以,本不复杂的猪周期,就搞成了这样的一笔糊涂帐。深化改革能打破这个“猪周期”吗?只要“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原则不能有效实施,这个糊涂的猪周期,恐怕还会继续下去。

不客气地说们还没有资格质疑市场!计划经济、政府干预,把中国经济搞得一团糟,是市场因素拯救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0多年的每一点进步,都能看到市场要素增加所释放的动力推动。只有在充分发挥市场力量、而市场力量又确有不达的情况下,才可以谈到行政力量介入的问题;我们的经济、社会主要矛盾,至今为止,还远远不是市场力量发挥过度、市场力量不能解决造成的,而恰恰是政府不信任市场、深度干预市场造成的。如医疗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等等,都是一方面引入市场因素,另一方面却又继续政府把控所有资源,造成了行政力量利用掌管的市场资源大肆寻租,市场力量只能苟延残喘或扭曲生存,却又承担了市场化失败的责任。在政府深度介入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的情况下,却又不断质疑、指责市场,不是很荒谬吗?其动机不是很可疑吗?而那些随声附和的经济学家乃至各色人等,假如不是利益缠身或习惯性追随,就是没有看明白其中玄机,民智未开罢了。骨子里不信任市场,却又把改革方向定为“使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或者理论上标榜“市场决定”,实际操作中却永远是“权力决定”,这个困局,如何能够破解? (2014年6月),我们还没有资格质疑市场!计划经济、政府干预,把中国经济搞得一团糟,是市场因素拯救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到的结果,也与我们最初的政策目标完全背离:一是加剧了市场动荡,二是阻碍了规模化养殖的发展。第一个问题很容易理解,政府介入以后,市场信号就混乱了,市场预期更加模糊不清,无论是规模化生产者还是散户都没法判断市场,不得不跟着政策走,但跟着政策走必然走入死胡同。第二问题略为复杂点,但也只是一层窗户纸。为什么我们一直鼓励规模化养殖,却至今成效不彰?正是政府的高度介入,搅乱了猪周期,使得这个市场的投资风险大大增加,才使得市场资本不敢大规模进入养猪这个领域!有个很有趣的例子:前几年媒体炒作高盛“大举进军”我国养猪业,投资几亿美元、收购若干养猪场等等,有人还把这事上升到了国家食品安全的角度,呼吁要制止高盛这一行动。实际上,略加分析就可看出其中的荒诞无稽:中国这样的养猪市场、这样的价格变化,外国金融资本怎么可能会投入进来?别说投资几亿美元,就是投资几十亿美元,也未见得能左右“猪周期”。变幻莫测的“猪周期”实际已经成为规模化资本进入的最大障碍。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原则是“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要“进一步改革价格形成机制”,可在具体操作中,到底是顺应这个要求在做呢,还是反其道而行之呢?搞“农产品目标价格制度”,搞“收储制度”,怎样做才是市场决定,怎样做才是政府主导,恐怕我们到现在也没搞明白。让“猪周期”变得稳定、可预测不是做不到,如政府不去干预市场,而把政策的着力点放在补贴低收入人群上,既解决社会保障问题又稳定市场消费预期,从而引导生产,但长期以来我们的政策着力点却一直放在生产者上,到底是为什么?这里面当然有管理理念问题,就是不相信市场机制作用,不相信市场能自我调节而达到合理均衡,所以政府汲汲于增加供给、平抑价格;同时也有路径依赖问题,各级农业管理部门,正好以调节“猪周期”为名申请财政补贴,“猪周期”的存在及不确定恰恰成了行政机构存在并介入的理由--当然,它的前提也是不信任市场。所以,本不复杂的猪周期,就搞成了这样的一笔糊涂帐。深化改革能打破这个“猪周期”吗?只要“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原则不能有效实施,这个糊涂的猪周期,恐怕还会继续下去。不客气地说,我30多年的每一点进步,都能看到市场要素增加所释放的动力推动。只有在充分发挥市场力量、而市场力量又确有不达的情况下,才可以谈到行政力量介入的问题;我们的经济、社会主要矛盾,至今为止,还远远不是市场力量发挥过度、市场力量不能解决造成的,而恰恰是政府不信任市场、深度干预市场造成的。如医疗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等等,都是一方面引入市场因素,另一方面却又继续政府把控所有资源,造成了行政力量利用掌管的市场资源大肆寻租,市场力量只能苟延残喘或扭曲生存,却又承担了市场化失败的责任。

在政府深度介入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的情况下,却又不断质疑、指责市场,不是很荒谬吗?其动机不是很可疑吗?而那些随声附和的经济学家乃至各色人等,假如不是利益缠身或习惯性追随,就是没有看明白其中玄机,民智未开罢了。

到的结果,也与我们最初的政策目标完全背离:一是加剧了市场动荡,二是阻碍了规模化养殖的发展。第一个问题很容易理解,政府介入以后,市场信号就混乱了,市场预期更加模糊不清,无论是规模化生产者还是散户都没法判断市场,不得不跟着政策走,但跟着政策走必然走入死胡同。第二问题略为复杂点,但也只是一层窗户纸。为什么我们一直鼓励规模化养殖,却至今成效不彰?正是政府的高度介入,搅乱了猪周期,使得这个市场的投资风险大大增加,才使得市场资本不敢大规模进入养猪这个领域!有个很有趣的例子:前几年媒体炒作高盛“大举进军”我国养猪业,投资几亿美元、收购若干养猪场等等,有人还把这事上升到了国家食品安全的角度,呼吁要制止高盛这一行动。实际上,略加分析就可看出其中的荒诞无稽:中国这样的养猪市场、这样的价格变化,外国金融资本怎么可能会投入进来?别说投资几亿美元,就是投资几十亿美元,也未见得能左右“猪周期”。变幻莫测的“猪周期”实际已经成为规模化资本进入的最大障碍。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原则是“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要“进一步改革价格形成机制”,可在具体操作中,到底是顺应这个要求在做呢,还是反其道而行之呢?搞“农产品目标价格制度”,搞“收储制度”,怎样做才是市场决定,怎样做才是政府主导,恐怕我们到现在也没搞明白。让“猪周期”变得稳定、可预测不是做不到,如政府不去干预市场,而把政策的着力点放在补贴低收入人群上,既解决社会保障问题又稳定市场消费预期,从而引导生产,但长期以来我们的政策着力点却一直放在生产者上,到底是为什么?这里面当然有管理理念问题,就是不相信市场机制作用,不相信市场能自我调节而达到合理均衡,所以政府汲汲于增加供给、平抑价格;同时也有路径依赖问题,各级农业管理部门,正好以调节“猪周期”为名申请财政补贴,“猪周期”的存在及不确定恰恰成了行政机构存在并介入的理由--当然,它的前提也是不信任市场。所以,本不复杂的猪周期,就搞成了这样的一笔糊涂帐。深化改革能打破这个“猪周期”吗?只要“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原则不能有效实施,这个糊涂的猪周期,恐怕还会继续下去。不客气地说,我

骨子里不信任市场,却又把改革方向定为“使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或者理论上标榜“市场决定”,实际操作中却永远是“权力决定”,这个困局,如何能够破解?


来源  市场之困源于资源配置主导权之争_马宇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